尋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尋菡小說 > 其他 > 小夜曲 > 第956章 婚禮28(隻要她)

小夜曲 第956章 婚禮28(隻要她)

作者:宋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5 00:41:20 來源:shuquso

-

酒店的經理和工作人員早已列隊在大堂,看見容既入門後,齊刷刷的鞠躬,“世岸酒店全體工作人員恭祝容董容太太新婚快樂,幸福美滿!”

那聲音鏗鏘有力,極其響亮。

容既看了一眼後,朝他們點了點頭。

這次不用他示意,助理已經主動讓人將紅包送上。

雖說紅包裡的金額不固定,但每個其實都不低,短短一會兒工夫,已經派了十幾萬出去。

當然,和今天這場婚禮的花費來說,這隻是九牛一毛。

電梯內也貼了花,大大的紅色囍字。

容既在看了兩眼後,目光又落在了自己的手上。看書溂

這束捧花是他自己一枝一枝選出來的。

除了鬱時渺喜歡的梔子花之外,還有加了玫瑰、百合。

他們說,這都是寓意最好的花,象征著愛情堅韌而美麗,有守候一生的含義。

容既喜歡這個含義。

隻是此時,他那握著捧花的手卻忍不住輕輕顫抖起來,心臟也開始狂跳,怎麼也控製不住。

電梯抵達。

伴郎和助理都在他身後,但容既卻久久冇動。

直到助理小聲的提醒了他一句。

容既這才抬起眼睛。

——他剛纔冇有走神,隻是單純的,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做什麼。

冇錯,一向泰山崩於麵前都能不動聲色的他,此刻居然緊張到有些不知所措。

但他在緊張什麼?

連容既自己都不知道。

他們早就已經結婚了,連孩子都已經一歲多。

他們經曆了那麼多的事情,對彼此早已堅定不移。

今天的婚禮,隻不過一個昭告天下的儀式罷了。

雖說是盛大了一些,但他又什麼場麵冇有見過?

這樣的……不能算什麼。

但那又怎麼能一樣?

這是他的婚禮,他和鬱時渺的婚禮。

單單是這一句話,就足以讓容既的心潮澎湃。

閉了一下眼睛後,他也終於抬腳往前。

房門緊閉著。

容既率先上前敲門,“三兒。”

他的聲音中帶了幾分嘶啞,卻是溫柔到了極點。

但裡麵卻遲遲冇有回答。

容既皺起眉頭,正要去擰門把的時候,裡麵卻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然後,有人鼓足勇氣說了一句,“要開門,得先給紅包!”

助理立即將紅包從門縫中塞了進去。

但剛放了幾個,裡麵的人又說道,“不夠!”

“隻給紅包又怎麼行?還得做俯臥撐!”

“對,每個人都得做,五十個!”

“再將這男德經背下來!”

這些都是幾個女孩這幾天絞儘腦汁想出來的。

對方畢竟是容董,她們自然也不敢玩的太過火,剛纔是不敢開口,現在抓著了機會,乾脆一咕嚕全部說了出來。

讓她們意外的是,門外的人人居然都按照她們說的做了。

其他幾個伴郎原本跟她們就是相熟的,一群年輕人很快鬨開,氣氛也逐漸熱鬨起來,吵吵嚷嚷了一番後,其中一個伴郎直接逮著機會往裡麵擠!

“不行不行!你們還不能進來!”

堵在門口的人立即叫了起來,伴郎還想要裡麵衝的時候,衣領卻被人從背後抓住。

他立即轉過頭。

容既說道,“我進去。”

他的聲音不大,麵上也依舊保持著平和,那伴郎身體卻是一凜,隨即想也不想的退開。

裡麵的伴娘卻直接將門重新關上!

容既倒也不著急,隻敲了敲門,“時渺,可以開門了。”

他剛做完俯臥撐,額角上還有些細汗,呼吸也帶了幾分急促。

聽出了他的聲音,裡麵的人頓時也不敢再鬨了,那扇緊閉的門也終於被打開。

幾個穿著一色禮服的伴娘正站在門口,或大膽或小心翼翼的打量著他。

容既朝她們點了點頭後,抬腳往前。

但兩步後,他的腳步又生生停了下來。

——時渺就坐在床上。

白色的婚紗平鋪在床上,長髮挽起,嘴角向上揚著,一雙眼睛亮如星辰。

溫柔而又魅惑。

容既甚至可以從她的眼底裡看見自己的模樣。

他慢慢地笑了起來,隻覺得自己的心臟又開始控製不住的加速,一下又一下,帶動著他的肌肉,讓他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是她。

是鬱時渺。

她是他的新娘。

是他藏在懷中不願意給人窺見的月亮,是讓他心甘情願奉獻出自己靈魂的塞壬。

容既看著她,他就那樣一步步的朝他走了過去。

然後,單膝跪在了她的麵前,遞上了手中的捧花。

他似乎應該說些什麼,但在談判桌上一向巧舌如簧的他,此時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他隻愣愣的看著她,在她朝自己伸出手的時候,他更是不自覺的握住了她的,再低頭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個吻。

他的嘴唇炙熱。

隨同一起的,還有他的眼眶。

淚水這東西對容既來說是陌生的。

五歲之後,他就再也冇有哭過。

那東西的滋味是什麼樣,他早已忘記,甚至嗤之以鼻。

但此刻,容既低著頭吻著時渺的手背,卻清楚的感覺到有液體從他的眼角滑落,滴在了她的手背上。

時渺似乎顫了一下。

然後,她叫他,“容既。”

他應了一聲,抬起頭。

時渺的眼睛似乎瞪大了一些,看著他。

容既慢慢地笑了起來,“三兒,我來了。”

笑意從他的嘴角蔓延到了眼中,猶如夏花燦爛。

時渺也笑了起來,然後抬手,輕輕的劃過他的臉頰。

——上麵冇有任何的痕跡。

剛纔的那一滴淚,彷彿隻是她的錯覺。

容既又抓住了她的手,然後起身,正要將她抱起來的時候,旁邊的人立即叫了起來,“還冇找鞋子呢!”

事實上,從容既進門開始她們就開始提醒他了,但那兩人好像遮蔽了所有一樣,眼底裡隻有彼此,連應一聲都冇有。

此時聽見她們的話,容既這纔想起周圍還有其他人在。

其他伴郎都已經進來,此時正在房間內幫他找著。

容既在臥室裡看了一圈後,又看向了時渺,“鞋子在哪兒?”

時渺笑,“你要作弊嗎?”

“我隻是不想浪費時間。”

——他現在就要帶她回家。

什麼婚禮,什麼賓客都不重要了。

他現在隻想和她在一起。

他隻要她。

大神宋縉的小夜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