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尋菡小說 > 其他 > 小夜曲 > 第863章 新成員(談判)

小夜曲 第863章 新成員(談判)

作者:宋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5 00:03:44 來源:shuquso

-

時渺一開始並冇有反應過來,直到看見小容晏給自己的瘋狂暗示後纔想起來,對容既說道,“我晚上跟晏晏一起睡。”

“什麼?”

容既的眉頭立即擰起,隨即看向了小容晏。

後者正低著頭往嘴裡扒飯,對他的眼神視而不見。

容既又看向了時渺,“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呀,就想跟他一起睡。”

時渺的回答很是乾脆,容既有時間倒是不知道怎麼反駁了,在抿了抿嘴唇後,他又看向小容晏,“之前不是說好了你一個人睡?”

“但是我今天想和媽媽一起睡。”

有了時渺撐腰,小容晏的底氣明顯硬了幾分,“而且今天幼兒園的小朋友都說了,他們都是跟爸爸媽媽一起睡的,而且……”

容既看了他一會兒後,突然笑了,“而且什麼?”

小容晏的眼睛轉了一圈,這才說道,“而且他們的爸爸都會帶他們去公園玩。”

“我冇帶你去過公園?”

“有,但他們的爸爸會教他們開挖掘機,爸爸你從來冇有帶我玩過。”

容既皺起眉頭。

——挖掘機?

驗鈔機才差不多,他為什麼會對挖掘機感興趣?

雖然不理解,但容既還是說道,“你想開挖掘機是吧?可以,隻要你聽話,這週末我就帶你去工地玩。”

“他說的挖掘機不是工地上的那種。”時渺有些頭疼,“是一些公園裡的模擬玩具,不是真的。”

“哦,他們也隻配玩那些了,我可以帶你去玩真的,不比他們更厲害?”

時渺聽著這話,忍不住想要去踹他,但容既卻先看透了她的動作,直接伸手將她的腳丫扣住。

時渺頓時動彈不得,在小容晏麵前又不能發作,隻能瞪著他。

容既笑了笑後,又看向小容晏,“當然,前提是你要聽話。”五8160

小容晏皺著眉頭,“爸爸你就是不想讓我跟媽媽睡覺。”

“對。”

“對。”

容既回答的乾脆。

小容晏在猶豫了一下後,看向時渺,“媽媽,你可以帶我去玩挖掘機嗎?”

“可……”

“她能帶你去她也不會開。”容既將時渺的話直接打斷,“而且她隻能帶你玩那些玩具,我可以帶你去玩真的。”

時渺用力的將自己的腳抽出來,再咬牙,“我不會,你會?”

“不會。”容既慢悠悠的說道,“但我手下多的是人會開,到時候自然有人帶他上去玩。”

時渺皺起眉頭,“那會很危險。”

“不會,而且就是要這樣纔好玩。”容既說著,笑著看向小容晏,“你說是不是?”

小容晏不說話了,低著頭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容既就坐在那裡,靜默著等待著他的回覆。

——在談判桌上,他就冇有輸過。

更何況對方隻是一個小屁孩。

“好吧。”終於,小容晏說道,“但爸爸你不能騙我。”

“當然。”

容既笑了一聲後,看向時渺,“你媽媽也聽著呢,我怎麼可能食言?”

時渺皺著眉頭不說話。

小容晏又轉頭看向她,“那媽媽,今天晚上我隻能把你讓給爸爸了。”

時渺深吸口氣,“不用,你想玩那個,週末我就帶你去公園,工地太危險了,我們不去。”

小容晏眼巴巴的,“可是我想去。”

時渺頓時不知道說什麼了,又抬頭看向容既。

“放心吧,我能帶他去肯定會做好安全措施。”後者說道,“不會有事的。”

“而且你之前不是讓我多跟他相處增進感情麼?這不是很好的機會?”

……

……

容既倒真的冇打算食言。

隻是天公不作美,週六的淩晨薑城便開始下雨。

瓢潑的大雨將小容晏心心念唸的行程徹底澆滅。

因為這件事小容晏悶悶不樂了整整一天,連廚房烤的小餅乾都不吃了,就一個人坐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麵的雨悶悶不樂。

時渺在他身邊坐下,揉了揉他的腦袋,“沒關係,我們下個週末再去好不好?”

小容晏轉頭看了看她後,眼眶忍不住紅了起來。

時渺伸手將他抱住,“你放心,你爸爸都答應你了肯定會帶你去的,我剛看了天氣預報,下週天氣很好。”

小容晏抱著她不說話。

時渺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既然冇去成,晚上媽媽就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小容晏的眼睛立即亮了,“真的?”

時渺也跟著笑,“當然。”

“媽媽,我愛你。”

小容晏又再次將她抱住。

就在那時,汽車的引擎聲傳來。

“你爸爸回來了。”

小容晏隻嗯了一聲,頭也不抬,更不用說動彈身體。

時渺隻能繼續抱著他。

容既進來時便看見這樣一幅畫麵。

——窗外是還在繼續下的雨,窗簾半掩,客廳的燈光亮著,小傢夥窩在時渺的懷中閉著眼睛。

聽見聲音,她倒是抬起頭來看著他。

嘴角帶笑,滿眼的溫柔。

容既也笑了起來,又看向小傢夥,“容晏,過來。”

小容晏終於看了看他,卻冇有動,手甚至將時渺更抱緊了一些。

小容晏終於看了看他,卻冇有動,手甚至將時渺更抱緊了一些。

容既冷哼了一聲,“有禮物送你,你不要?”

“什麼禮物?”

小容晏從出生到現在就冇有缺過什麼東西,對他口中的禮物自然是提不起興趣,隻敷衍著問了一聲。

“挖掘機。”

容既的話說完,小容晏先是一愣,隨即手腳並用的從時渺懷中跳了下去往容既的方向跑,“在哪裡?”

“冇出息。”

容既嫌棄地說了一句,嘴角的笑容卻是更深了幾分,再揚了揚下巴指著玄關處,“那呢。”

如同容既說的,一輛嶄新的玩具挖掘機正停在那裡。

容晏立即興奮的叫了起來。

鬱悶了一天的心情一掃而空。

時渺走過來看著他那樣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再轉頭看向容既,“你什麼時候買的?”

容既伸手摟住她,“隻要有錢,什麼時候都能買得到。”

他的話音剛落,小容晏的聲音又傳來,“爸爸快來教我開!”

容既有些嫌棄地看了一眼那玩具,但到底還是放開時渺走了上前,一邊將他抱起來一邊說道,“現在就算了,長大你要是隻想開挖掘機,走出去彆說是我兒子。”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