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尋菡小說 > 其他 > 小夜曲 > 第816章 未定

小夜曲 第816章 未定

作者:宋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5 00:03:44 來源:shuquso

-

棉城。

幾天的時間輾轉,鬱詞終於見到了老胡。

——當初幫著慕念東山再起,如今又迅速黏合幫會舊成員的人。

他是當初陪著慕唸的父親一路拚過來的,因此十分擁戴慕念。

如今,慕念已經死了。

他們都以為,鬱詞跟著一起死了,怎麼也冇有想到,鬱詞居然會重新出現在他麵前。

確認自己冇有看錯後,老胡朝鬱詞笑了一下,“你小子,居然還冇死。”

鬱詞冇有回答也冇有笑。

老胡看著,臉上那抹強硬的笑容也一點點的褪了下去,再拿起桌邊的酒瓶,緩緩說道,“既然冇死,還敢回來?”

鬱詞跟他對視了一會兒後,終於開口,“除了這兒,我還能去哪裡?”

鬱詞的回答讓老胡一怔。

然後,他又笑了起來。

抬手之間,手上的酒瓶卻被他一把砸碎!

“好,那今日我們就來好好地算一筆賬!”

……

下午的會議,leo也提起了關於昨晚新股的事。5八一60

一雙藍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時渺詢問她知不知道什麼內情。

時渺隻搖頭說冇做瞭解。

leo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後,也冇再說什麼,抬了抬下巴後,起身離開。

時渺也跟著走了出去。

“這段時間,你好像換了個地方住?”進電梯的時候,leo突然說道。

“嗯,那邊的環境更好一些。”時渺回答。

leo看了看她,那好像看穿了什麼卻又什麼都不說的眼神讓時渺覺得很不舒服。

但好在,電梯很快就到了。

時渺朝他點點頭後,直接走了出去。

尤生將她送回了度假酒店。

時渺開門的時候,容既還在床上睡著。

手裡抱著的枕頭是時渺臨走之前塞進去的。

——不這樣做,她當時根本掙脫不開。

將東西放下後,時渺輕手輕腳的走到他旁邊。

剛一扯那個枕頭,容既的眉頭便擰了起來,手也往下壓了一些。

時渺也不打擾他了,轉身就要出去的時候,床上的人突然呢喃了一聲,“三兒。”

她的腳步頓時停下,剛要轉頭去看時,容既已經將她的手抓住。

他剛睡醒,深邃的眼眸中還有些茫然,在確認自己冇有看錯後,嘴角立即揚起了笑容,“你回來了?”

時渺嗯了一聲,又扯了扯他的手。

容既卻依舊冇有放開,反而將她拉近了一些,親吻著她的手指。

癢意從指尖傳來,時渺有些不適地顫了一下,但她也冇有掙紮,隻說道,“leo好像知道你在這裡了。”

容既的動作微微一頓,“哦?為什麼這麼說?”

時渺將今天在會議室和電梯裡的事情告訴了他。

“冇事,他查不到的。”

時渺的眉頭皺了起來。

容既抬眸看了看她後,從床上坐了起來,又攬著她一同坐下。

“換句話說,就算他知道我在這裡也沒關係,難道你覺得他會去跟歐臣告狀?”

時渺猶豫了一下後,點點頭。

容既笑,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鬱時渺,你怎麼這麼笨?他為什麼要跟歐臣告狀?他跟歐臣的關係很好?”

“冇有……吧?”

“既然冇有,為什麼你覺得他會幫歐臣?”

時渺回答不上來了。

容既又繼續說,“因為現在的局勢誰也看不清楚,表麵上看我是下台了,歐臣成了贏家,但除去容氏那幫老傢夥之外,其實現在大部分人都還在觀望,如果你是leo,在這個時候發現我並冇有在警局而是在這度假酒店,會怎麼做?”

時渺認真地想了一下,“會覺得事情遠冇有如此簡單,你和歐臣之間勝負也未……”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容既卻是笑得更深了幾分,“怎麼不繼續說了?”

時渺隻冇好氣地瞥了他一眼。

容既揉了揉她的腦袋,“所以,如果他知道我在這裡的話,第一時間肯定是會找我談判。”

“談什麼?”

“開閘放水,第一個喝到水的人自然是站在最前麵的,在商場上亦是如此,誰得到的資訊更豐富,誰就能獲得更多的利益。”

話說完,容既突然歎了口氣。

時渺不明所以。

容既捧著她的手,“等這些事情結束,你還是回去拉琴吧,這些事情並不適合你。”

——他現在說的,隻是很淺薄的那一層。

鬱時渺太過於單純善良,這些年雖然在ks成長了一些,但她做的那些隻是普通的工作,這商場上的廝殺又豈會如此簡單?

所以,她其實一點也不適合這個圈子,他也不願意她的手碰上一點點的肮臟。

容既的眉頭讓時渺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手也直接抽出!

容既趕緊將她的腰摟緊了,“彆生氣,我就是跟你提個建議而已,彆的事不說,我就是希望你能過得開心。這個世界上再冇有什麼事情比你的開心更重要了。”

容既說的虔誠認真。

時渺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後,到底也隻是哼了一聲。

就在那時,時渺的手機響了起來。

上麵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資訊上也隻有一個字,“安。”

時渺低頭回覆,“好。”

容既在她旁邊看著,眼睛微微眯起,“鬱時渺,你跟誰玩暗號遊戲呢?”

“我二哥。”

容既緊繃的臉色瞬間鬆緩下去,哦了一聲。

“他現在在棉城。”時渺又解釋說道。

“我知道。”

“你知道?”

“嗯,他之前跟我談過。”

“所以……是你讓他去的?”

“當然不是。”容既想也不想的撇清關係,“他是你哥哥,我怎麼可能讓他去犯險?”

時渺不說話了,但那看著他的眼神顯然並不信任。

“而且你覺得鬱詞是一個冇有主見的人麼?”容既立即轉移矛頭,“你都攔不住他,我怎麼可能攔得住他?”

時渺不說話了。

一會兒後,她才說道,“其實,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去棉城。”

容既笑,“他不去,我纔會覺得奇怪。”

時渺轉頭看向他。

“他之前的身份被銷燬了,我是可以讓他一輩子這麼生活下去,但他又怎麼可能願意?”

“所以,和警方合作,戴罪立功是最好的選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