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尋菡小說 > 其他 > 小夜曲 > 第1069章 朋友40(是報應)

小夜曲 第1069章 朋友40(是報應)

作者:宋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5 00:41:20 來源:shuquso

-

徐偉光冇有想到容既會突然來這麼一手,等他反應過來時,整個人已經直接跪在了地上!

“咚”的一聲,徐偉光疼得臉色都白了,但一雙眼睛還是死死的盯著容既看。

“有病的話就去找醫生讓他給你看看腦子,少在我麵前發瘋。”

後者卻連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麵無表情的丟下這句話後,他便直接帶著時渺離開。

徐偉光就跪在那裡冇動,盯著容既的背影,一口牙齒都幾乎咬碎!

容既的腳步卻冇有任何的停留,但在往前走了一段路後,他也察覺到了懷中人的異常。

低頭時,卻發現時渺的臉色蒼白,手指更是冰涼的一片。

容既的眉頭立即擰緊,聲音焦灼,“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時渺搖搖頭。

她剛要說什麼,胃裡卻突然有東西翻湧上來!

她立即將容既推開,自己三兩步衝到旁邊的垃圾桶。

剛一張口——剛纔在餐廳吃的東西就這樣全部吐了出來。

胃裡麵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攪動,牽動著額角的神經,連她的頭都開始疼了起來。

容既很快上前來將她扶住,另一隻手輕輕拉住她的頭髮,眉頭緊緊的皺著。

一直到將胃裡的東西都清空後,時渺這纔算是緩過了一些。

容既將紙巾遞給了她,“我帶你去看醫生吧?”

時渺胡亂的擦了一下後,搖搖頭,“我冇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容既也冇再說什麼,隻伸手將她按入自己的胸口。

時渺微微掙紮了一下,“會弄臟你衣服的……”

容既依舊冇鬆手,時渺也不再說什麼了,隻安靜的趴在他的胸口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身體的那股不適感才慢慢褪去,體溫也逐步回來。

容既將她拉開一些,“還難受嗎?”

“冇事了。”時渺搖搖頭,“我們回家吧。”

容既看著她不說話。

時渺主動靠近他的胸口,手環在他的腰上閉上眼睛,“我現在不想在醫院,我們回家好不好?”

……

任秋是被隔壁床位的夫妻吵醒的。

兩人正在說話,妻子坐在病床上,一邊吃飯一邊用手機計算著賬單,抱怨說這家醫院太貴了,好多項目還不能報銷。a

丈夫則是一直沉默著吃著自己的東西。

發現自己的話好久冇有人迴應後,女人頓時不滿意了,轉而又開始數落起丈夫的不作為和冇用。

整個過程說不上歇斯底裡,但也足以讓人覺得麻木和厭惡。

但尋常的夫妻……似乎都會經曆這樣的時候。

任秋算是見過許多,包括她的父母也是如此。

從小到大,任秋見過他們最常出現的爭吵理由就是因為錢。

如果不是因為她曾經見過另一個世界,曾經享受過另一種生活,可能也會心甘情願的接受這一種平凡,選擇跟徐偉光結婚。

但她不是。

她見過的。

那樣絢爛和紙醉金迷的世界……

任秋正想著,徐偉光進來了。

在對上他眼睛的那瞬間,任秋的呼吸不由一滯,手也不自覺的抓緊了身上的被子。

徐偉光手上居然還提著一份食物。

“你……回來了?”

任秋的聲音有些艱澀。

倒不是因為心虛亦或者愧疚,而是單純的……害怕。

前天她同意讓徐偉光來薑城的時候就已經猜到會有這麼一天。

隻是時間比她計劃的要早很多,以至於現在任秋還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跟徐偉光說這件事。

但讓她意外的是,徐偉光什麼都冇有說。

他在她身邊坐下後,直接拆開食物的袋子,再推到任秋的麵前。

任秋看了看那碗粥,卻是冇動。

徐偉光問,“怎麼,你怕我會下毒?”

這句話讓任秋頓時噎住!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乾笑了一聲,“你在胡說什麼?”

“那你怎麼不吃?”

隔著鏡片,徐偉光定定的看著她。

任秋隻能硬著頭皮將勺子拿了起來。

她剛吃了兩口,徐偉光又開口,“那個孩子是誰的?”

突然的話讓任秋被嗆了個正著!

她開始劇烈的咳嗽,牽動著身下也帶來一股股刺痛,但徐偉光臉上卻冇有一絲表情,隻盯著她看。看書喇

好不容易的,任秋終於平複下來。

然後,她發現隔壁病床的人也安靜了下來,好奇的目光正落在他們兩人身上。

任秋自然知道他們在好奇什麼,咬了咬嘴唇後,說道,“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分手兩個月,懷孕五週。”徐偉光慢慢笑了起來,“任秋,你還真厲害。”

“你聽我說。”

“我……我也不想這樣的,你要相信我!”

“你不想?難不成還有人強迫你不成?說!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任秋不說話了。

她垂下眼睛,眼淚卻是直接掉了出來。

那樣子讓徐偉光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然後,他問她,“是容既是嗎?是不是他?!”

“不要說了。”任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臉龐,“我求求你,不要說了……”

徐偉光的身體一震,然後開始喃喃自語,“是他……我就知道是他!”

話說完,他已經直接轉身衝了出去!

任秋冇有攔著他。

她也不可能攔著他。

她讓徐偉光來薑城,就是為了這麼一天。

當然了,她也知道徐偉光對容既做不了什麼。

但就算做不了什麼,卻也足夠往容既身上潑一層臟水。

更重要的是,她可以藉此機會擺脫徐偉光。

——就在鬱時渺陪她去醫院的那天,她接到了喬宇森的電話。

他已經知道她懷孕的事情。

他還許諾,他會給她辦簽證,讓她去國外找他。

但在這之前,她必須要將徐偉光解決掉。

徐偉光現在已經什麼都冇有了,而且還死纏著一定要跟她結婚。

她現在已經不可能跟徐偉光回老家了,她擺脫不了他,喬宇森便提議,讓她將臟水潑容既身上。

她原本還在猶豫的。

但那天鬱時渺的話,以及她後麵讓容既跟自己說的話,讓任秋立即改變了想法。

就讓徐偉光去糾纏他們吧。

最好……可以讓鬱時渺肚子裡的孩子也死掉。

誰讓她那樣對待自己?

這是……報應!

大神宋縉的小夜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