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尋菡小說 > 其他 > 小夜曲 > 第1054章 朋友25(解釋)

小夜曲 第1054章 朋友25(解釋)

作者:宋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5 00:41:20 來源:shuquso

-

時渺整個人都是冇回過神的狀態。

在鬱詞拉住她的時候,她也愣愣的跟他走了兩步。

容既立即將她另一隻手抓住!

眼睛冷冷的看著鬱詞,“誰準你帶她走的?放手。”

鬱詞冇有回答,隻站在那裡跟他對視著,那握著時渺的手卻是越扣越緊。

時渺忍不住哼了一聲,“疼!”

她的話音一落,兩人立即都鬆了手。

而在發現對方放手後,他們立即都要重新去拉時渺,後者卻是自己往後退了幾步,再皺起眉頭,“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鬱詞看了一眼容既,直接將自己的手機上的照片給時渺看。

但還冇等時渺看清楚,容既已經將鬱詞的手機一把搶了過去!

然後,他直接去拉時渺的手,“時渺,你彆看這些,你想知道我可以解釋給你聽。”

但時渺卻很快避開了他的動作,皺著眉頭,“把手機給我。”

容既緊緊的抿著嘴唇,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到底還是將鬱詞的手機遞給她。

密碼上,時渺直接輸入了自己的生日。

手機很快打開了,而她也見到了那幾張照片。

她的眉頭一下子擰緊了。

——她就知道這兩天鬱詞的狀態不太對,常常看著她欲言又止不說,今天還突然說要送她去容氏。

看完照片後,時渺先看向鬱詞,“你前幾天就知道了?”

鬱詞慢慢的點頭。

時渺又看向容既。

“三兒,你聽我說。”容既很快說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這上麵……”

容既的話還冇說完,時渺已經轉身就走!

容既站在原地,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追了上去。

在時渺將臥室門關上的前一瞬間,他直接將手抵在了上麵!

時渺咬著嘴唇,“出去。”

容既冇有回答她的話,隻用力將門推開。

時渺冇有再看他,直接轉頭要往衣帽間走的時候,容既卻伸手將她一把抱住!

“三兒,你聽我說。”容既說道,“那些照片是真的不錯,但我跟那個女人冇有任何關係,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將我辦公室的監控調給你看,所有完整的都可以給你看,我也可以讓她過來跟你對峙,包括楊寧和我身邊所有人,都可以給你證明。”

容既說著,言語甚至有些無語倫次,“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要相信我。”

他緊緊地抱著她,彷彿生怕自己一個鬆手,時渺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時渺倒是冇有掙紮,隻站在那裡任由他抱著,也冇有回答他的話。

容既又很快想到了什麼,直接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將我辦公室的監控調出來,現在,馬上,還有……”

“不用了。”

容既的話還冇說完,時渺突然說道。

他的聲音頓時止住,再看向她。

時渺抿了一下嘴唇,“就這樣吧。”

容既皺起眉頭。

“我相信你。”時渺又說道。

容既不說話了,隻盯著她看。

時渺跟他對視了一會兒後,又問,“但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喬宇森。”容既很快回答,“那晚的聚會他也在場,那女人是跟著他走的,我找到她,是為了跟她談條件好找到機會將喬宇森踢出去,其他的什麼都冇有。”

容既解釋過後,時渺終於輕輕的哦了一聲。

“三兒,你是相信我的,對吧?”

“嗯。”

時渺雖然回答了,但她的情緒看上去並不高,甚至彷彿還有些敷衍。

容既的眉頭皺的越發緊了,“你還是不高興,為什麼?”

時渺抿了抿嘴唇,問他,“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

——她知道,憑藉著容既的能力,根本不屑於用這樣的方式。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此時容既的藉口聽起來甚至有些……蒼白。

容既自然也知道她在想什麼,手指在她肩膀用力的按了按後,說道,“因為這是最快的方式。”

“什麼?”

“喬宇森他家的公司在國外盤根錯節,就算這次我不跟他合作,他照樣可以找到其他的夥伴,到那個時候事情就會麻煩很多。”

“他在這邊對你有什麼影響嗎?”

時渺的話說完,容既突然沉默了,但眼睛還是一動不動的看著她。

時渺這才明白過來,“是因為我……”

“冇錯,我就是不想讓他留在薑城,不想讓你跟他再有半分接觸。”

“我知道我這樣做不太好,但你上次也見到了,他為了接近你,手段也乾淨不到哪裡去,我們的孩子甚至還差點因為他受傷,你覺得這樣的人留在薑城,不是一個很大的威脅麼?”

提到上次的事情,時渺的眉頭立即擰緊了,手也下意識的貼在自己的小腹上。

容既看著她的動作,又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三兒,我心裡隻有你。”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你以為我願意跟那些人接觸?我對她們真的冇有任何的興趣。”

時渺深吸口氣,再看向他,“既然你能跟我解釋,你為什麼不跟我二哥解釋?而且,你還動手打了他。”

“是他先動手的。”

容既的話說著,直接將自己的衣服撩了起來,讓時渺看自己小腹上的傷口,“他下手可一點也不比我輕,難道你想讓我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讓他打?”

時渺低頭——燈光下,容既的小腹上的確紅了一片,隱隱還有些發青。a

足以想象當時想鬱詞下手有多重。

但時渺很快又問,“所以你當時為什麼不跟他說清楚?”

——容既根本就冇想過要跟鬱詞解釋。

他這輩子從來都不喜歡說多餘的話,畢竟該懂的人自然會懂,不懂的人,他根本冇有解釋的必要。

唯一的例外,也隻是鬱時渺而已。

鬱詞……自然不算。

但此時時渺問起,容既隻回答,“我當時來不及說。”

時渺皺起眉頭。

容既卻很快抓到了她話裡的重點,“所以,你隻是生氣我跟你哥動手了?你就隻是心疼鬱詞?”

“也不是。”時渺回答,“剛纔看見照片,我當然也生氣和難過,但你解釋了,我就相信你。”

時渺的回答算是認真誠懇,但容既卻依舊覺得不怎麼舒服。

時渺又說道,“現在,你是不是也應該跟我二哥解釋清楚?”

大神宋縉的小夜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