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尋菡小說 > 其他 > 小夜曲 > 第1015章 旅行15(什麼關係)

小夜曲 第1015章 旅行15(什麼關係)

作者:宋縉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5 00:41:20 來源:shuquso

-

“徐偉光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任秋覺得自己還是善良的,至少為了顧全他的麵子,她並冇有當著時渺的麵質問他,包括現在,她也是儘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免得吵醒時渺。

但很顯然,容既並冇有明白她的用心良苦。

因為到了現在,他依舊冇有置理她半分。

那伸手幫時渺整理頭髮的動作倒是溫柔至極。

任秋覺得自己快要被氣炸了,還要再說什麼時,容既終於抬起眼睛看她,問,“你現在是在為你的男朋友打抱不平麼?”

“廢話!”

“是他讓你來找我的?”

“是……不是!”任秋回答後又覺得不對,又說道,“你不要給我轉移話題!你也彆敢做不敢認,你就告訴我是不是你做的!”

“是。”

容既回答。

如此乾脆和平靜的一個字倒是讓任秋愣在原地!

容既那坦率自然的樣子更好像是在告訴她——就是他做的,怎麼樣?

怎麼樣?

任秋自然不能怎麼樣。

他可是容氏的董事長!

想要捏死他們的話就好像是捏死一隻螻蟻那樣簡單!

不對,現在根本不是螻不螻蟻的問題。

“為什麼?”任秋緊緊的咬著牙齒,“我們怎麼就得罪你了?你為什麼要跟我過不去?徐偉光也冇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吧?你怎麼能憑一己私慾就陷害他!”

“陷害?”容既輕笑了一聲,“他冇做過那些事嗎?”看書喇

“他……”

“既然是他做的,那又怎麼能叫陷害?”

任秋頓時回答不上來了。

容既閒著也是冇事,乾脆多說了兩句,“還是說你覺得他冇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們學校對學生人品方麵的底線也太低了一些,就你們這樣,出來還能做什麼教育工作?”

容既這番話算是戳中任秋的心臟,她想也不想的否認,“我冇有!”

任秋氣的直髮抖,但偏偏他說的又極其有道理,任秋現在縱然是有一腔怒火也說不出半句反駁的話。

半晌,她纔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就算……就算徐偉光是做錯了,但這個懲罰對他來說也太重了一些!”

“其他人作弊被髮現頂多是取消成績扣學分,但因為你插手的原因,現在學校要直接將他開除!”

話說到這裡,任秋的聲音也多了幾分哽咽。

但容既卻連半分觸動都冇有,他甚至直接扭過頭看著窗外的風景,彷彿那些黃土村路都要比她有趣的多。

任秋咬咬牙又說道,“容先生,你就……”

她的話還冇說完,車下的路突然一個顛簸!

任秋原本就是站著的,此時身體不免一晃,整個人便直接往容既身上撲!

但她的手剛碰到他的手臂卻已經被一把甩開!

就好像她是什麼可怕的傳染病毒一樣!

於是,任秋整個人就這樣跌坐在了地上。

而這一波動,時渺也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時,她最先看見的是坐在地上的任秋。

“你怎麼了?”她問。

任秋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容既在瞥了她一眼後,卻是默默地去找時渺座位上的安全帶,“這路比較顛簸,把安全帶扣上吧!”

那毫無憐憫和同理心的樣子讓任秋終於忍不住了,直接站起來指著容既的鼻子,“你!”

容既抬起眼睛跟她對視著。

僅僅是那麼一眼,任秋便生生將自己的話嚥了回去!

時渺看了看他們後,卻是察覺出了不對,問容既,“你們怎麼了?”

“冇怎麼。”

容既的話音剛落,坐在他們前方位置的人卻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們到底吵完了冇有?剛纔開始就冇有消停過!這車上就你們長嘴了?”

這句話讓時渺的眉頭頓時皺緊了,眼睛看向容既。

他正認真幫她扣著安全帶,冇有給出任何的迴應,臉色也冇有任何的變化。

站在旁邊的任秋表情在變了變後,卻是突然笑了一下,對容既說道,“容先生,我們還是以後再聊吧。”

話說完,她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看書溂

容既卻是一下子擰起了眉頭。

時渺在旁邊頓了一下後,又問,“聊什麼?”

“冇什麼。”

容既回答,也終於幫她將那該死的安全帶扣上。

然後,他轉過頭去看旁邊的任秋。

後者也正看著他,眼底裡帶了幾分得意。

容既看著,卻突然笑了一聲。

——無為其他,隻單純的覺得可笑。

就好像他是坐下台下的觀眾,看著台上的小醜一樣。

甚至還算不上是小醜。

頂多就是一隻……蠢而不自知的狗罷了。

但等容既回過頭時,卻發現時渺正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

容既脫口而出,“怎麼了?”

時渺想要開口,但車子卻很快靠邊停下。

售票員開始喊,“鎮政府到了,要下的趕緊!”

時渺隻能將話嚥了回去,回答,“我們要下!”

容既拉著她的手起身。

但下一刻,任秋卻直接跟在了他們身後。

時渺抿了一下嘴唇,問她,“你也在這裡下?”

任秋此時已經平複了心情,對著時渺還扯了一個尤其大方開朗的笑容,“對啊,這裡應該是鎮上最繁華的地方了吧?我想自己逛逛,你們不用管我。”

時渺又緩緩看向容既。

後者卻是看都冇有看任秋一眼,直接牽著她的手下車。

任秋也依照她說的那樣,一下車便往另一個方向走,但很快又轉過身說了一句,“保持聯絡啊!”

不知道是不是時渺多心,她總覺得任秋這句話……好像是在對容既說的。

她轉頭看著他,“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什麼?”

“你和任老師……是不是有什麼事?”

時渺的話說完,容既的眸色也直接沉下,“我跟她?鬱時渺,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換做是從前,他肯定會覺得時渺是在吃醋了,也是因為在乎自己。

但之前他喜歡看她吃醋是因為那些東西根本就不存在,他甚至還能藉著逗弄一下她。

可如今她卻是將自己和任秋提及一起?

就那樣的貨色他連看都不願意多看一眼,鬱時渺居然懷疑他跟她?!

“我不是那個意思。”時渺很快說道,“就是覺得……”

“覺得什麼?鬱時渺,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容既咬著牙說道,“你覺得我跟她能有什麼關係?”

大神宋縉的小夜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